首页 > “极草”暴毙一年20亿没了,青海春天沦落为广告商和虫草贩子?

“极草”暴毙一年20亿没了,青海春天沦落为广告商和虫草贩子?

作者:藏颐堂 / 发布时间:2017-10-05

      刚刚过几年安生日子,“极草”在监管部门重拳之下不得不匆忙退场,这应该不是张雪峰愿意看到的。

  作为极草总设计师、极草创始人兼青海春天董事长的张雪峰,此前出行光鲜,霸屏无数公众媒体的版面,成为极草纯粉片的灵魂人物。而他的“极草”产品,亦如脑白金一样迅速风靡全国,日进斗金。

  不过,盛极必衰,想必驰骋商界几十年、律师出身张雪峰,应该懂得这一点。

  在最近公布的半年报里,这家曾风光无限的虫草第一股,业绩疲软,今年上半年营收仅为2.19亿元,2016年同期营收为2.56亿元,2015年上半年营收为5.42亿元。

  斑马消费发现,青海春天(600381.SH)这两年的营收并不乐观,这是去年第一季度冬虫夏草纯粉片——极草被叫停之后引发的剧痛,曾经为公司贡献近8成业绩的大单品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

  最重要的是,目前营收近6成来自子公司的广告业务支撑,冬虫夏草原草收入屈居第二,从这一点来说,青海春天这家药业公司靠广告业务生存,还真是有点尴尬。

  虫草第一股如今靠广告业务支撑

  “极草”纯粉片产品以前是青海春天名副其实的主力核心产品,其营收贡献一度逼近8成营收,自从去年被叫停后,公司业务压缩到广告和药用资源利用即原草产品两个业务板块。

  当然,这两个板块比极草的吸“金”能力小多了,最近公开的2017年半年报显示,广告业务完成收入1.35亿元,2016年上半年广告收入0.42亿元,2015年同期为0.44亿元。

  而且,这几年来,广告业务一直是青海春天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在2015年,公司广告业务完成营收0.76亿元,到了2016年末,广告收入达到2.62亿元,较2015年同期增长243.31%。

  到了今年上半年,毛利率已经超过50%,广告带来的营收占比总营收超过6成。也就是说,今年上半年全靠广告业务稍稍撑住了场面。

  靠广告业务撑住“场子”也是青海春天迫不得已。在去年第一季度末,公司主力产品“极草”纯粉片的生产与销售,就被药监部门叫停,青海春天就像毫无防备地被砍掉一只手臂。

  想想曾经,青海春天的极草也是一方枭雄,占据国内虫草粉片市场超过一半市场份额。

  极草的爆红,也是青海春天广告轰炸的结果。2013年和2014年,在广告上就花去了3.55亿元和3.28亿元,均占当期主营收入的16%以上。电视广告投放,又占去广告投入的90%左右,这几乎和当年脑白金的打法异曲同工。

  斑马消费初步估算,青海春天累计广告投放超过10亿元。在广告的带动下,“极草”销量暴涨,青海春天曾一举创下超20亿元的营收规模。

  累计超过10亿的广告投放,作为一家人的西藏老马广告应没少在背后出谋划策。

  如今,在公司艰难时期,老马广告站出来支撑,青海春天得设法力保这一块业务。

  今年5月23日,公司审议同意青海春天、西藏老马广告与关联企业三普药业开展销售关联方产品、向关联方提供营销策划和推广服务的关联交易,预计关联交易总额不超过 2.09亿元。

  青海春天认为,子公司西藏老马广告采用自营加代理广告、策划服务等,有必要将广告业务发展成为公司稳定增长的业务板块。

  重营销终酿苦果

  从2008年极草问世到去年消褪于市场,这个极富概念性的冬虫夏草产品的市场打法,近乎复制了脑白金的营销策略。

  类似快消品的技法——重金砸广告来“洗脑”,公众媒体包括报纸、网络和电视全覆盖,机场、高铁一个不落。就连张雪峰也不时上台为自家的极草站台,并被冠上极草总设计师、创始人等诸多光环笼罩的头衔和名誉。

  在广告投入双双超过3亿元的2013年和2014年,公司在研发上的投入却分别只有区区2700万和800万。

  这种重营销的产品打法,也为其后“极草”纯粉片的命运埋下了伏笔。

  “极草”纯粉片不是保健品、不是食品、不是药品,这一“三不”产品,最终在广告的掩护之下狂卷市场,为青海春天贡献了巨额利润。

  “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这句话用在青海春天身上并不过分。

  “极草”的高烧退去,青海春天回归“常态”,开始频繁在各个层面布局,力度扭转目前的火烧眉毛的局面。不过,这多少有点临时抱佛脚的意思。

  在主业方面,自去年3月底冬虫夏草纯粉片产品试点被停止生产经营后,青海春天子控股股东——西藏荣恩将其全资子公司三普药业的六种以冬虫夏草为原料的药品全国经销权授权给青海春天,青海春天由此可以开展中成药产品的批发销售工作。

  在极草停产后,青海春天也向海外转让冬虫夏草纯粉片专利等,目前澳门地区被授权方已获得政府批文准予生产与销售,据称极草纯粉片已在当地上市销售。

  主业暴毙,青海春天紧急布局投资业务。2016年公司设立霍尔果斯恒朗和霍尔果斯创罗两个投资平台。今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对外投资总额达到5.3亿元。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青海春天显然很着急。没了极草、投资业务尚未大范围盈利、药品资源业务短期内难让公司重回辉煌。

  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青海春天还得靠广告业务来支撑。至于,作为公司目前第二重要的冬虫夏草原草销售业务,今年上半年收入为4617万元,同比增加63.31%。

  曾贵为极草总设计师的张雪峰,看到公司的这个状况,短期内应该高兴不起来。


售前咨询qq   售前咨询qq   售前咨询qq